章節目錄 第2773章 盡人事,知天命

    免∝費∝小∝說∝閱∝讀∝請∝訪∝問 ↑半畝方塘書院↓『www.kpketa.live

    一瞬間,順妃的呼吸都窒住了,她的喉嚨發梗,顫聲道:“皇上他,怎么了?”

    南煙的雙手滾燙,可說話的時候,聲音卻意外的冷靜。

    甚至,給人一種冷風吹過的感覺。

    她說道:“皇上遇刺了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?!”

    順妃大驚失色,立刻就要撲過去,但南煙那雙滾燙的手用力的抓住了她,順妃急了,說道:“你放開我,你讓我去看看,我要看看皇上!”

    “順妃姐姐,你先聽我說!”

    南煙一只手用力的扣住了她的手,就像是鐵鉗鉗住了她一般,她沉聲說道:“先讓太醫他們做事,你不要過去打擾。本宮,還有一些事情要跟你說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順妃正要掙扎著走過去,一聽她這話,又頓住。

    轉頭看向南煙。

    這位貴妃娘娘兩眼通紅,呼吸低沉帶著一股隱隱的,如同野獸低咆的聲音,可目光和說話的口氣卻非常的冷靜,這兩種極端卻莫名的集中在了她的身上,讓她整個人仿佛都要被撕裂一般。

    順妃又看了一眼床上的祝烽,然后看向南煙。

    有些擔憂的道:“貴妃娘娘,你……你有什么要吩咐?”

    南煙看著她的眼睛,對她說道:“皇上遇刺,心口中刀,這傷——非常的險。”

    剛剛,從看到祝烽臉色慘白,滿身是血的躺在床上的一瞬間,順妃就已經明白了,但真正聽到他“心口中刀”,而且“傷很險”這樣的話,還是讓她的心狠狠的墜進了冰冷的深淵里。

    她倒抽了一口冷氣:“怎么會這樣?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“今天,皇上去哪里了?怎么會遇刺呢?”

    南煙咬著牙,說道:“皇上跟本宮一起去錦衣衛都指揮使的家里參加喜宴,但沒想到,新娘子的義父,竟然是隱藏多年的倓國的密探,之前他在皇上的手中逃過一次,這一次,居然隱姓埋名,喬裝改扮混了進來,趁著眾人不備,刺傷了皇上。”

    順妃的眼睛都紅了一下。

    急忙說道:“那這傷——到底有多險?皇上會不會——”

    南煙打斷了她的話,如同專斷一般冷冷的宣布:“皇上不會有事的!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“他一定不會有事的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“皇上從小就在那么艱苦的環境下長大,順妃姐姐你比任何人都明白,他吃了多少苦,受了多少罪才有今天。他一定不會倒在陰險小人的刀下,更不會倒在他期盼的大業完成之前!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“這一點,本宮堅信不疑!”

    順妃看了她一會兒。

    雖然,新晴是從小陪在皇帝的身邊,算是看著他長大的,可事實上,對這個孩子,這個少年,這個男人心里所想的,她知曉得并不多。她所能做的,就是在他餓的時候給他送吃的,在他渴的時候給他奉上一杯茶,在他孤獨寂寞的時候抱著他瘦小的胳膊,不讓冰冷的寒夜凍僵他。

    僅此而已。

    但貴妃卻不同。

    雖然表面上看起來,她也是個不怎么起眼的小女子,甚至當初剛剛到皇帝身邊的時候,還備受欺凌,可她卻是最了解祝烽,最知曉他心中所想,最能與他并肩而立的人。

    放眼整個后宮,哪怕是還在冷宮的秦若瀾,也沒有一個人,能像司南煙一樣,說出這些話了。

    新晴輕輕的點了點頭:“妾,明白了。”

    就在這時,汪白芷從床邊轉身走了過來,對著他們兩行了個禮:“貴妃娘娘,順妃娘娘。”

    南煙急忙問道:“皇上如何?”

    順妃也焦急的看著他,又越過他的肩膀看向床上那個蒼白的人,甚至都顧不上聽他說話,直接走了過去。

    祝烽躺在床上,仍舊毫無聲息。

    胸口,已經用厚厚的繃帶扎起,但心口上仍然能看到一團淺淺的,鮮血染出的紅洇。

    身上的衣裳,已經讓小順子他們用剪刀剪開,拿溫水給他擦過身子,總算將滿身的血跡和臉上干涸的血跡都擦干凈了,越發顯得面色慘白,毫無血色。

    一條薄被蓋在胸前。

    幾乎,感覺不到薄被的起伏。

    順妃的鼻子一酸,眼淚奪眶而出。

    南煙也走了過來,低頭看著祝烽,但這一次,她沒有再讓自己露出狼狽猙獰的樣子,只是一只手用力的握成拳頭,讓指甲深深的扎進掌心,帶來的那種刺痛,抵抗住了心里的酸澀和軟弱。

    她咬牙道:“皇上到底怎么樣?”

    汪白芷猶豫再三,輕聲說道:“皇上他……這一刀,傷及心脈,加上失血過多……”

    順妃一聽,嚇得臉色慘白,轉頭看向他:“皇上他——?”

    汪白芷急忙說道:“微臣等已經用藥護住了皇上的心脈。”

    說完這句話,他又低下頭,慢慢的說道:“但,但能不能挺過來,就——皇上是天子,天命所歸,老天一定會庇佑的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南煙沉默著沒說話。

    汪白芷這話,她也聽明白了。

    盡人事,知天命。

    這一刀,她是親眼看到解石怎么刺入祝烽的心口,她也很清楚,這一刀兇險到了什么地步。太醫能做的,只是藥石上的努力,而剩下的,跟閻王搶命,也許就要靠自己了。

    靠自己!

    想到這里,南煙俯下身,死死地盯著祝烽那蒼白的臉龐。

    他的睫毛,都一動不動,整個人就像是被冰封了一般。

    南煙熾熱的呼吸吹在他的臉上,也喚不醒他分毫。

    南煙沉聲說道:“陛下……陛下走到今天,已經經歷了無數的艱難險阻,這一關……只是小小的一關,妾相信,皇上是一定能撐過去的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床上的人,毫無回應。

    南煙接著道:“至于妾,妾也會做妾該做的事。”

    說完這句話,她直起身來,走到順妃的身邊,輕聲說道:“順妃姐姐,本宮只將你叫過來,是有一件事要交代托付給你。”

    順妃看著她,見她目光沉冷,隱隱的感覺到了什么。

    她輕聲道:“娘娘請說。”

    南煙又回頭看了一眼,然后說道:“這幾天,不管白天黑夜,不管發生任何事,本宮要請姐姐隨時守在皇上的身邊,寸步不離,連目光都不要挪開。”

    手★機★免★費★閱★讀★請★訪★問 ↑半畝方塘書院↓『m.tusuu.com』
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
足球福彩