章節目錄 148 幼稚真好啊……

    免∝費∝小∝說∝閱∝讀∝請∝訪∝問 ↑半畝方塘書院↓『www.kpketa.live

    傅贏往嘴里扒飯,偷偷的瞧著傅寒川,等著他答應下來,這時候擱在桌角的手機響了起來。

    傅寒川看了眼,將手機接起。

    電話是裴羨打來,找他出去喝酒,傅寒川講著電話,看了眼傅贏。

    傅贏的小耳朵也是尖尖豎起,聽著他在說什么。

    過了會兒,傅寒川電話說完,傅贏筷子戳著碗底跟他講條件。

    “爸爸,如果我可以自己放學回家的話,那就說明我長大了。這樣,你就可以出去跟裴叔叔玩了,對不對?”

    小家伙黑白分明的眼睛機靈的很,傅寒川睨了他一眼,將手機放回原處,重新拿起碗筷時,不甚在意的道:“你連書包都懶得背,能堅持幾天?”

    傅贏立即信誓旦旦的道:“我可以自己背的。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傅寒川垂著眼,似乎在考慮中,吃了口飯后,他看向傅贏,“你考慮清楚了?”

    傅贏十分認真的點頭:“我肯定,非常肯定。”

    “好,給你三天試用期,看表現。”

    傅贏皺了眉頭,總覺得哪里不對勁,這也有試用期嗎?

    不過管他的呢,反正他可以自己放學回家了。

    傅贏想得簡單,這件事就這么敲定了下來。

    吃過晚飯,傅寒川拎著手機車鑰匙像是要出門,吩咐了宋媽媽早點安排傅贏睡覺,宋媽媽哎哎的答應了下來,傅寒川走到門口的時候,傅贏在客廳的聲音幽幽的傳了過來。

    “爸爸,已經一把年紀,如果一直坐在辦公室不鍛煉身體,又跟裴叔叔出去鬼混喝酒的話,你會跟那些大肚子叔叔一樣的。”

    傅寒川的腳步一頓,眼角抽了抽,這個臭小子!

    坐在車上,傅寒川將車鑰匙*鑰匙孔時,忍不住摸了摸小腹,并沒有一絲贅肉的感覺。

    不過他跟裴羨打了電話,另約了地點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枕園。

    男人看了眼蘇湘帶來的那一份日本豆腐,淡淡的看向蘇湘:“蘇小姐,你是來踢館的嗎?”

    蘇湘笑了下道:“當然不是。我只是想請宴老板嘗一下,指點一下。”

    男人靜默的眼睛瞧著蘇湘,蘇湘不閃不避,一直微微的笑著。

    她將餐盒往前推了推,將一雙干凈的筷子放在餐盒上:“宴老板,請品嘗。”

    男人收回了目光,拎起筷子吃了一口,垂著的眼睫下,目光微微動了動。

    蘇湘一直緊盯著男人,不錯過他臉上的任何一絲表情。但不知他是不是掩藏的太好,她什么都沒看出來。

    男人只吃了一筷子便放下了,臉上沒有任何表情的對著她道:“蘇小姐,你這日本豆腐,鍋里油煎的時間太長,這番茄肉醬的油太少,肉沫太干,味道也偏甜,所以……”

    他將那餐盒拿了起來,遞給一側站著的副手,再對著蘇湘道:“蘇小姐既然花了錢,就請享用這一桌就好。”

    蘇湘很確定,她做的這道日本豆腐是按照母親所教的步驟做的,就算味道上有差別,不至于差太多。

    她輕笑了下,說道:“今天就我一個人來,吃著有些無趣,宴老板不妨坐下,一起聊聊?”

    男人轉身去時,聞言回頭又瞧了蘇湘一眼,過于平靜的眼眸中透出一絲慎重。

    “蘇小姐,枕園只是吃飯的地方,并沒有這種規矩。”

    蘇湘道:“既然這樣的話,宴老板,那我就再問您最后一個問題。”

    “宴老板難道不奇怪,為什么我會做這道菜嗎?”

    男人道:“日本豆腐,只是一道家常菜,并沒有什么特別,很多人都會做。”

    蘇湘:“確實,這只是一道家常菜,不過我想問的是,宴老板您就不奇怪,為什么我做的菜,做法、味道跟您的這么相似?”

    男人皺眉瞧了會兒蘇湘,拎開一把椅子坐了下來:“看來蘇小姐今天有事而來,你想說什么?”

    蘇湘神情一變,嚴肅道:“不瞞您說,這道菜,其實是我母親所教,不知道宴老板是否認識?”

    “我的母親,她名字叫沈煙。”

    男人望著蘇湘,微皺了下眉卻說道:“我并不認識此人。”

    蘇湘心里一沉,有些急切的往前微傾身子:“宴老板,您好好想一想,真的不認識嗎?”

    “如果不認識……您做的這道菜,跟我母親做的是一模一樣的。”

    蘇湘看了一眼那道豆腐,她不相信,他們之間沒有一點聯系。

    男人已經站了起來說道:“很抱歉蘇小姐,我確實不認識她。”

    “你說我做的菜跟你母親一模一樣,大概是大家用了相似的烹飪手法。剛才我也說了,你的味道是跟我有差距的。”

    男人說完,沒再多做停留,轉身離開了。

    蘇湘一個人坐在餐廳,怔怔的看著那道菜。

    她一直很肯定他們之間是有聯系的,可是卻被否認了。

    這真的只是巧合?

    剛才那個男人說的,只是她做的菜跟他的有差距,可是她母親做的,真的是跟他一樣的呀。

    還是說,他不想承認他認識母親?

    之后的時間,蘇湘并沒再多停留。

    她此行的主要目的是來問一個結果,但這結果并不是她想要的。

    快要上車的時候,身后一道聲音叫住她:“蘇小姐,請您等一下。”

    蘇湘已經拉開車門正要彎腰上車,聽到聲音她直起腰來,看著小跑著過來的副手。

    那副手拎著一個紙皮袋子遞給蘇湘道:“師傅說,蘇小姐沒怎么吃東西,大概是覺得味道不好。不過他讓我打包了給您送來。而且,他說這一餐不收您的用餐費了。錢,我已經打回到了您的賬上。”

    蘇湘看了一眼那袋子,接了過來。

    “那就謝謝宴老板了。”她頓了下,眉眼微動了下,又道,“宴老板此次請我吃飯,那以后我們就是朋友了,我還會再來拜訪的。”

    說完,她輕點了下頭,矮身上車。

    二樓的一個觀景陽臺,男人背著手看著夜色里那輛車的燈光劃破黑暗一路遠去。

    “師傅。”副手走了過來。

    男人手虛握成了拳,抵著唇輕咳了兩聲,微側頭道:“她收下了?”

    “是的。不過師傅,她說您請她吃飯,以后就是朋友,說還會再來拜訪您。”

    男人瞥了眼漆黑夜色,說道:“以后她的預約,都不予受理。”

    “知道了,師傅。”

    男人擺了擺手示意副手下去,他似乎很是疲憊,咳嗽著一跛一跛的往屋子里走。

    偌大的房間里,擺著一張茶幾。茶幾上擺著蘇湘送過來的餐盒,男人走過去,將盒蓋打開了。

    里面裝著的日本豆腐只剩下一點點的余溫,男人拿起一邊的筷子,夾了一塊放入口中,細細的咀嚼了起來。

    他抬頭看著前面的墻,那一堵寬闊的灰色墻面上掛著一幅畫,不過被油紙包了起來,像是完全沒有被拆開過。

    “你,竟然是沈煙的女兒……”

    安靜的室內沉寂了多久,男人就對著那幅畫看了多久。

    直到電話響了起來,男人才站起來去接電話。

    電話里,一道稍顯蒼老的女人聲音緩慢傳來:“宴霖,你那兒的藥吃完了嗎?要我給你寄一點過來嗎?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蘇湘沿路往回返,祁令揚打電話來問她此事,她悶悶的道:“說是不認識。不過我覺得,他更有可能在隱瞞著什么。”

    祁令揚道:“已經過去很久的事情,大概是不想再去回憶吧。”

    蘇湘想到那個男人的跛腳,還有他臉上的疤痕,心底的疑惑就更重了。

    是什么事,能把人傷成那樣,而如果他認識母親的話,如果只是泛泛之交,又為何不肯承認?

    不知什么時候下起了小雨,落在車頂上沙沙作響。

    蘇湘心里想著事情,忽然前面一道強光打過來,她猛地回過神來,連忙打著方向盤避開,車子往前沖過去,路面打滑踩著急剎車都沒用,撞在馬路護欄上才停了下來。

    蘇湘摘了安全帶下車檢查狀況,車頭只是有些凹了進去,護欄也彎了。

    所幸這一撞并沒有太嚴重。

    那輛打了車燈的車也停了下來,車主往前走,燈光下,看著那個側臉有些眼熟。

    夜色與燈光交織起來的光影中,莫非同瞇著眼睛看了會兒,不確定的道:“小啞巴?”

    蘇湘聽到這個聲音,微微的愣了下,轉頭看了過去。

    莫非同對著那一張臉,心里一跳,果然是她。

    “小啞巴,真的是你啊!”

    莫非同大步的走了過去。

    那一束光下,那道人影靜靜的站著,周圍小雨蒙蒙,莫非同在這淅淅瀝瀝的雨聲中,聽到自己的心跳。

    “小啞巴,是你!”

    他在她面前站定,不知是燈光反射還是別的什么,他的眼底明亮,毫不掩飾他的喜悅。

    蘇湘好長時間沒有再見到莫非同,算起來也是三年了。

    她將一縷從束發中逃脫出來的頭發勾在耳后,微微笑著道:“你別再這么叫我啦,我現在不是啞巴了。”

    “莫非同,我們好久沒有見面了。”

    莫非同的聲音微啞:“是啊,三年沒見面,你這壞丫頭,也不打個電話來。”

    “能說話了,也不告訴我一聲。”

    “好歹,我是你大哥啊。”

    蘇湘微扯了下唇,垂下了眼眸看著腳尖。

    這三年,她沒有跟北城任何的人聯系。

    她走的時候,將所有人的聯系方式都刪除了,那三年里,她存心避開這這里的人跟事,又怎么敢再跟這里的人聯系上。

    況且,他是那個人的朋友。

    莫非同看著她垂下的半張小臉。

    她的睫毛濃密且長,這個角度看過去就更加的纖長,那管挺翹的鼻子下,還是那一抹微揚的紅唇。

    莫非同意識到蘇湘不想提起過去的事,清了清喉嚨說道:“其實那個扶蕊慈善晚會,我也去了……我看到你了,你真的很厲害。”

    蘇湘當然知道他也在,嘉賓名單她都看到了,只是那會兒沒來得及跟他見上面,而且……

    她想到后來在停車場遇到傅寒川的事情,心里就涌起一股不舒服的感覺。

    結婚證的事情,她還沒來得及去查。

    本來,只是民政局去走一趟的事情,但問題是她是當事人,自己跑去查自己的婚姻狀況怎么都是奇怪,而且現在她一堆的事情在手上,又要急著認回傅贏,便只能先往后挪一挪。

    這又一次的提醒她,她的身體狀況,還有結婚證的事情,還是要有個答案,不然心里老是惦記著,像是一左一右的扎著兩根刺,難得安寧。

    蘇湘抬起頭,笑了笑道:“怎么也要好看一些才回來,不然灰溜溜的走,灰溜溜的回來不是叫人又看笑話嗎?”

    莫非同瞧著她眼睛里的笑意,可是她的眼底深處,只是笑的悲涼。

    三年的傷,積淀起來,如果是層繭子的話,該有幾寸厚了吧。

    不管現在她過得再如何風光,重回這個城市,見到的也只是那些舊瘡疤。

    莫非同點點頭道:“對,就該越過越好。”

    他抬頭看了看周圍還在下著的雨點:“我們該不會要一直這么說下去吧?”

    蘇湘笑了下:“是啊,差點忘了還下著雨。”

    車子的雨刮器還在左右擺動,發出輕微的聲音,兩人相視一笑,莫非同道:“先上車。今晚不管你有什么事,都給我往后推一推,大哥要請你吃飯。”

    蘇湘看著揚著笑意的莫非同,不好就這么掃了他的興。

    她去枕園的時候,預留了時間出來,現在沒到時間她就提前回來了,便答應了下來。

    擇日不如撞日,擇店不如撞店,不過這里還在郊區的范圍,兩人抬頭對著前面一家川菜館。

    蘇湘現在的喉嚨情況是不適合吃辣的,莫非同道:“不然再往前一段路,到了市區,米其林餐廳去。”

    蘇湘笑了下道:“沒那個必要,你跟我進來就是。”

    蘇湘給了加工費,讓廚房把枕園打包來的菜熱一下。

    莫非同對著蘇湘,眉眼間都是止不住的笑意。

    服務員先送來了熱茶,他拎著茶壺給蘇湘倒茶,說道:“你先喝些熱水去去寒。”

    蘇湘道了聲謝,暖暖的茶水入喉,身體都暖了起來。

    莫非同看了她一眼,笑著說道:“說起來,你的車技還是那么爛。”

    莫非同記得第一次見到這位小啞巴,就是在金家的生日宴會上,她撞了車,他們幾個人便浩浩蕩蕩的跟了過去。

    蘇湘也想起了那次的事,笑了下。

    她道:“我記得那個碰瓷的人,在你的修車廠工作了,現在他還在嗎?”

    莫非同道:“他現在是我那兒最有名的改車技師,紅牌。”

    兩人又天南地北的聊了會兒,但都不約而同的避開了傅家,以及傅寒川。

    這時候,服務員將熱過的菜端了上來,雖然重新熱過了,但是口感還是不錯的。

    莫非同不經意的掃了一眼擱在一邊的紙皮袋子,上面簡單的印著一個窗花體的“枕”字。

    枕園,在北城的上流圈子有名,但非常的低調,不過那里偏遠還看著荒涼,一般人不會去那里。

    他好奇的問道:“你怎么會跑到那里去吃飯?”

    蘇湘喝著熱雞湯,只說那里有名,好奇過去看看。

    莫非同看了她一眼,在他的印象里,蘇湘可不是為了口吃的好奇心重的人。

    若是真的為了口腹之欲,她便不會這些菜動都沒動就拿回來了。

    不過她有心不肯透露,他也不好繼續追問。

    他道:“那地方可不是你好奇的地方。那個老板背景神秘,這北城達官貴人間,很多見不得人的事情,都在那里悄悄摸摸的干。”

    “以你現在的身份,那里還是少去的好。”

    蘇湘現在是殘聯愛心大使,是勵志陽光的形象,跟那里扯上瓜葛若是被人知道,對她現在好不容易積累起來的口碑有很大影響。

    畢竟現在網絡那么多的鍵盤俠,哪管什么是非黑白。

    蘇湘扯了扯唇瓣,微微笑著道:“謝謝提醒,我會注意的。”

    若不是傅正南請的那個鴻門宴,她也不會去那里。

    莫非同吃了一口鱈魚,又看了一眼蘇湘,狀似不經意的問起:“有見到傅贏了嗎?”

    那孩子,是她在這里最深的牽掛,也為了這孩子,她在傅家那么忍辱負重的挺了那么久。

    蘇湘的手微微的頓了下,她現在跟傅贏,也只是給他送了幾次飯。

    那孩子不肯認她,而且傅寒川也不讓她跟孩子見面。

    蘇湘的笑不那么好看,低頭吃了一口青菜,味同嚼蠟。

    莫非同看她的表情就知道是什么事,傅寒川那混蛋,強行的把蘇湘綁上了婚姻,拿孩子逼她回來。

    什么事情都是他說了算,哪有這種道理!

    他的聲音沉了下來:“小啞巴你放心,我幫你。”

    蘇湘抬頭,臉上掩飾不住的感激:“你肯幫我?”

    她正愁該怎么跟傅贏好好解釋。

    莫非同笑著道:“我可是他莫叔叔。”

    蘇湘舉起桌上的茶:“莫叔叔,那我先謝謝你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游泳館。

    裴羨換了泳衣,卻是躺在躺椅上看著前面泳池里蝶泳的男人。

    這人真是腦子有病了,喝酒變成喝游泳水。

    傅寒川游了幾圈上岸休息,嘩啦一聲破水而出,水花從他的身上落下,光滑的肌肉反射著亮光。

    男人甩了甩頭,水滴灑落開來,性感絕佳的身材看得讓人流口水。

    長手長腳,寬肩窄臀,性感人魚線下鼓鼓一包。

    裴羨吹了一聲口哨,從旁邊躺椅上抓了一把毛巾丟了過去,傅寒川伸手一接,擦著頭發走過來,身后的瓷磚面上留下幾個濕漉漉的腳印。

    他在躺椅上坐了下來,抬手看了眼手腕上的表,上面顯示他游了多少米,肺活量多少等等。

    看起來他對這個數據還算滿意,看過后他擰開了一瓶礦泉水仰頭喝下,性感的喉結上下滾動,稍稍溢出的水沿著他的下巴流淌下來。

    裴羨支著下巴瞧他,挑了下眉毛道:“怎么,想先練好體力,等著蘇湘回來就狠狠壓榨她?”

    傅寒川橫了他一眼,拎起吸飽了水的毛巾砸了過去:“喬影不在,你就只能嘴上開開葷D段子了?”

    裴羨哼了哼聲,興致缺缺的躺了回去,百無聊賴的望著頭頂的燈光。

    他道:“她在的時候,我們一起雙開。”

    一想起那個女人,他心里就一陣煩亂。

    發個短信來說分手,然后就拒不見面了,這叫什么事兒?

    不想不想,不然真的是要被氣死。

    這世界上的女人那么多,他沒必要為了一個甩了他的女人吊死在上面了。

    不過……

    這一眼看過去,前面就只有波光粼粼的水面。

    按照他們兩人的顏值以及身材,這場子里若是有女人,不愁沒行情。

    不過按照傅寒川的要求,這館子被包場了,也就只有他們兩人互看身材。

    他側過頭,看向傅寒川打趣的道:“你說,若是蘇湘來了的話,她看到你會不會不計前嫌的跟你好了?”

    “要不要我幫你打個電話?”

    傅寒川給他一個“你無聊”的眼神,他將喝了大半瓶的水放在桌上,再次往泳池走過去,漠漠的道:“要不要下來比一場?”

    裴羨對著男人的背影,這身材還真他么的好看,他低頭看了自己一眼,也罷,這身材還是要繼續保持的。

    他一把揭開身上搭著的毛巾起身往跳臺走去,一邊道:“莫非同那小子是不是長肥肉了,不敢過來了……”

    遠處,在餐館跟蘇湘一起吃著飯的莫非同打了個噴嚏。

    蘇湘看了看他:“是不是感冒了?”

    “我這么強的身體,怎么會。”莫非同矢口否認,撓了撓鼻子暗想,該不是誰在他背后說他的壞話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周一,傅贏小朋友變開始了自己放學回家的日子。

    最后一節課結束,老師說了下課,傅贏便飛快的收拾好了自己的小書包,連良看他道:“傅贏,你真的是要自己回家了嗎?”

    傅贏驕傲的抬著小下巴:“那是當然。”

    在放學孩子們開心的打鬧中,連良軟軟甜甜的聲音傳來。

    “可是,你認識回家的路嗎?”

    傅贏之前有司機接送,還從來沒有單獨走過。

    這么一問,小家伙抓了抓前額頭發,看著三三兩兩離開教室的同學,眼睛里露出了茫然。

    他強自鎮定的道:“我當然認識。”

    那個人肯定在校門口。

    連良看了他一眼,甜甜笑道:“那我們一起走吧。”

    留校的值日生開始打掃教室,傅贏背起了小書包,兩個小朋友一前一后的走出教室。

    前面的學校大門口,還留著好多家長在接孩子,傅贏習慣了吳老師等在外面,這一眼看過去,沒有看到自己熟悉的人,也沒有家里的車子,心里有些打鼓,腳步慢了下來。

    他看又往那些人里看過去,找著那一道人影,沒有。

    他又看了一遍,還是沒有。

    傅贏心里的火驀然就燒了起來,哼,才堅持了幾天就不來了。

    保安叔叔明明說,那個人放學的時候會來拿便當盒的。

    傅贏的情緒一下子上來了,擠過擠擠挨挨的家長堆,悶頭只顧往前走,腳步也快了起來,連良也只好加快了步子跟在他的后面。

    “傅贏,你在生氣?”

    “我才沒有呢。”

    “你沒有生氣,那為什么走這么快?媽媽說,路上走要慢一點,要小心車子,你這樣是不對的。”

    傅贏這會兒心里窩著火,小姑娘叨叨叨叨的,心里更煩了,他兇巴巴的瞪過去,正要說不用她教,小手忽然一暖,他低頭看過去,自己的手被她的小手牽著。

    連良甜甜笑道:“我拉著你,這樣你就不會害怕啦。”

    “我知道,其實你在害怕對不對?”

    傅贏嘟著小嘴不吭聲,吶吶的往前走,她的手好軟,不過,他好像真的沒有那么害怕了。

    身后,一輛車慢慢的跟在他們的后面,慢的就快要熄火了。

    莫非同瞧著前面的那小子,這么小就開始泡N妞,不知道傅寒川那老子知不知道。

    嘖嘖,不過就傅贏那長相,有小女生喜歡也是應該的。

    青梅竹馬,兩小無嫌猜,幼稚真好啊……

    莫非同既然答應了蘇湘會幫她,便是說到做到,周一就跑過來接傅贏放學了。

    本來想著見到傅家的人,跟他們打個招呼說帶孩子去他那兒玩兒,也便糊過去了,沒想到他到的時候,竟然沒有看到傅家的車在。

    要上去叫住這小子吧,他倒是自己跟著個小女生手牽手起來了。

    莫非同跟了一路,摩挲著下巴,這上去打擾不大好吧。

    他琢磨著,傅寒川是什么意思,居然讓傅贏這寶貝疙瘩自己回家,不怕被綁架了嗎?

    到了前面路口的紅綠燈,兩個小孩站在了那里等過馬路,莫非同覺得這個時候,他該出場了。

    “傅贏。”莫非同單手抄在口袋走過去,在傅贏的身側停了下來,對著那個小女生擺了下手,擺出自以為帥氣的動作,“哈嘍,小美女。”

    連良對著突然冒出來的怪叔叔一臉警惕,拉著傅贏往后退了一步,傅贏看到莫非同,圓圓的眼睛睜大了,詫異道:“莫叔叔?”

    “傅贏,你認識他?”

    傅贏道:“別怕,他是我莫叔叔。”

    “哦。”連良這才放下心來,給莫非同說了聲叔叔好。

    莫非同笑瞇瞇的點了下頭:“真乖。”

    他家里那些丫頭們可沒這么有禮貌。

    不過現在可不是在這里浪費時間的時候,他看了眼前面就要變色的交通燈,對著傅贏道:“你這是要去哪兒?”

    </div>

    手★機★免★費★閱★讀★請★訪★問 ↑半畝方塘書院↓『m.tusuu.com』
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
足球福彩