章節目錄 第5420章 天崩地裂

    免∝費∝小∝說∝閱∝讀∝請∝訪∝問 ↑半畝方塘書院↓『www.kpketa.live

    小老楊頭厲色道:“老四,你不能那樣做,那可是你爹,你親爹老子!”

    楊華明也同樣厲色回小老楊頭:“我把他當親爹老子,他可把我當親兒子,把我的兒女們當親孫子孫女?”

    “咋,只準州官防火不許百姓點燈?小叔我就問你,你這樣維護他,那回頭宅子的新主人過來接收宅子要把我們趕出去,小叔你可能為我們主持公道?”

    這話,把小老楊頭給問住了。

    “既然小叔你不能,那你就別摻和這事兒,還有老姜叔,老陳叔,我把丑話說在前頭,你們要是誰家有空屋子接納我們被趕出來的這幾房十幾口人,那你們就出來給我爹主持公道,你們要是不能給我們提供落腳處,就別蹚這渾水!”

    小老楊頭拽著楊華明手臂的手都在顫抖,唇角囁嚅了好幾次都說不出半句話來。

    而邊上原本也打算勸和的老姜頭和老陳頭也都閉嘴了。

    楊華忠一直看著,默許楊華明的行為。

    見到此刻這樣,楊華忠再次開口,話卻是對老楊頭說的。

    “爹,你現在后悔還來得及,那地契到底當到哪里去了?你跟我們說,我去把地契贖回來!”

    小老楊頭趕緊道:“哥,老三都說到這個份上了,你也退一步啊,讓他把地契贖回來,這大大小小幾家子就都踏實了。你快說呀!”

    然而,老楊頭卻是冷冷看著楊華忠楊華明兄弟,黑如鍋底的老臉上,一片凌然,仿佛莊嚴的佛像,不可侵犯,世間一切邪惡和強勢都不能讓他為之屈服!

    “老楊哥,你說句話啊,孩子們都讓步到這個地步了,你也退一下啊!”

    老姜頭和老陳頭終于看不下去了,也紛紛幫著催促老楊頭。

    老楊頭鼻孔里哼了一聲,抬手往身旁的輪椅扶手上重重一拍。

    “老三就別在這里做好人了,你要是真有那個善心,當初永仙缺做生意本錢的時候你咋不冒頭?”

    “地契,我是不會跟你們說抵哪去了的,永仙答應過我,等他賺到錢了,會親手把地契贖回來,因為他是我們老楊家長房長孫!”

    一屋子人全都要吐血。

    楊華明的耐心被徹底磨滅,從地上跳了起來,撈起旁邊一個凳子就要朝老楊頭這砸過來。

    快要扔出去的時候他自己遲疑了下,這遲疑的當口,他的手臂被楊華忠和小老楊頭給拽住。

    楊華忠沉聲道:“老四,人不能打,折了輩分!”

    畢竟是親爹老子,真的打了他,是要天打雷劈的,有理都變無理。

    楊華明氣得像野獸一樣咆哮,“老子狠起來自己都打,老漢你別再說話,別再刺激老子!”

    老楊頭目光陰冷的盯著楊華明,唇角還緩緩扯起一抹譏誚,好像在看一個瘋子。

    這眼神讓楊華明快要崩潰了,嗷了一嗓子從楊華忠和小老楊頭手里掙脫開,一頭沖進老楊頭睡覺的屋子里,在里面打,砸,摔,翻江倒海,天崩地裂!

    老姜頭和老陳頭見勢不妙,丟下了幾句和稀泥的話,趕緊開溜了。

    “智小子你還愣著做啥?過來幫我砸!”

    楊華明喊了一嗓子,楊永智回過神來。

    “來了!”

    他氣呼呼的瞪了眼老楊頭,擼起袖子也沖進了屋子里。

    堂屋里,楊華忠像一根木樁子似的定在地上,冷冷看著老楊頭,眼底都是不懂。

    真的很不懂,同樣都是老漢親生的兒子和孫子,為什么老漢的眼里心里永遠只有大哥和永仙?

    大哥死得早,老漢似乎是把對大哥的疼愛雙倍的放在永仙的身上,通過對其他子女和孫子孫女們的擠壓和壓榨來成全他對永仙的愛。

    站在永仙的立場,楊華忠承認自己感激涕零。

    可站在其他子女的立場,楊華忠只覺得渾身冰冷。

    世人常說,年少只知慈母愛,中年方懂嚴父恩。

    可在他們兄弟眼底心中,不管是年少,還是中年,都是被冷落被擠壓的那個。

    這種不被爹娘看好的感覺,真的很不好,讓他們長大了都覺得自己一無是處,做事優柔寡斷,沒有底氣。

    這是一種悲哀,而這種悲哀卻一直在延續。

    “小叔,你不要再勸我爹了,他是勸不進去的。”

    楊華忠看到小老楊頭還在那里苦口婆心的勸說老楊頭,忍不住苦笑了聲。

    “我們對他,一次次的失望,一次次的包容,早就心灰意冷了。隨他吧,這一回,他的死活我們不管了,村里人,世人要咋樣戳我們脊梁骨,我們也認了,我們相信公道自在人心!”

    撂下這話,楊華忠把這里交給了楊華明和楊永智,轉身大踏步離開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余興奎追到了院子外面,“三哥……”

    楊華忠站住,看著余興奎,然后從身上掏出二兩銀子來:“興奎老弟,這是這個月的銀子,你拿著回家去吧,這老漢也該讓他吃點苦頭了!”

    余興奎看著手里的銀子,道:“我這一個月都還沒做夠呢,哪能拿二兩銀子?撐死了給我一兩就行了。”

    楊華忠擺擺手:“你拿著吧,你也不容易,先回家去,往后要是有啥事兒我再去找你!”

    余興奎聽到這話,心里的石頭暫時落了下來。

    老三既然這么說,就說明只是短暫的先讓這老漢吃點苦頭,等到火氣過去了,應該還會去請自己過來照顧老漢。

    “好,那我聽你的!不過今日我先不走,等明日再走。”他收好銀子,道。

    楊華忠道:“你這就走,你不走,難道跟著他流落?”

    想到這兒,楊華忠又幾步返回堂屋門口,朝里面大聲道:“余興奎是我花錢請來的,這會子我把他解雇了!”

    余興奎感激的看了一眼楊華忠,有他當眾這句話,他待會進去跟老楊頭那里辭行就沒啥愧疚的了。

    楊華忠回家的路上,遇到了不少村民往這邊來,一個個興奮激動的樣子,顯然是聽到了動靜紛紛趕過來看動靜呢!

    楊華忠也沒去理會他們,老漢從前有句話天天掛在嘴上,那就是:家丑不能外揚。

    到了如今,啥家丑都包瞞不住了,誰愛看誰看吧!

    手★機★免★費★閱★讀★請★訪★問 ↑半畝方塘書院↓『m.tusuu.com』
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
足球福彩