章節目錄 第005章 這個仇她記下了

    免∝費∝小∝說∝閱∝讀∝請∝訪∝問 ↑半畝方塘書院↓『www.kpketa.live

    從來沒見過主動到如此明目張膽的女人!

    霍帥手中的劍止不住的顫抖,內心受到了極大的震撼!

    說來說去不就是為了獻身嗎?!

    小縣城的女子看來皆是見識不多,沒有規矩!

    驕子內明明有暖洋洋的陽光,可夏輕蕭卻感覺到了刺骨的冷,周身的氣息都仿佛結成了冰。

    呵呵!

    心中呵呵,夏輕蕭還真就不陰不陽的笑出了聲,“呵呵。”她第一次正正經經的要對一個男人以身相許,偏偏得到的竟然是厭惡!厭惡?她又呵呵笑了兩聲,她前幾天就以身相許過了好么?

    “帶下去!”寒百陌再一次開口。

    霍帥恭敬問道:“殿下,現在就處置了嗎?”

    夏輕蕭眉毛挑起。

    寒百陌沒有回應。不過,沒有回應也就意味著贊同了霍帥的話。

    霍帥看著夏輕蕭,心中暗道:算她倒霉了!想要沉冤,還沒找對人!

    “管大人,求您行行好,發發善心,我發誓,管大人的大恩大德我一定謹記于心!”夏輕蕭一把抓住寒百陌的袖子,可憐巴巴的小眼神望著寒百陌。

    可惜啊,某人從不懂得憐香惜玉,因為前幾天的事情,最近很厭惡與人有肢體接觸。而夏輕蕭怎么知道某人的心理承受能力如此弱,下一瞬,她已經被踢出驕子。

    在地上滾了兩圈后才停下。

    她嘶了一聲,咬著唇,眼底寒光一掠而過,揉著屁股跪下,“謝管大人一腳之恩!”這一腳之仇她記下了!今日出現在他面前,她的主要目的有兩個,一、也許能夠通過他順利向管大人施壓,從而不費吹灰之力救出父母二人。二、見過今日一面后,他即便心中對她有疑心,也斷然不會將那天的‘男子’聯想到她的身上,可謂是以絕后患。

    否則,以他的身份和權利,想要追查到她身上,只是時間的問題!

    不過,想殺她?

    那也要看看她是否愿意不要這條命!

    “咦?殿……”管大人正巧辦完公務回來,原本是想著去向七王殿下稟報尋人的情況,沒想到會在這里看到霍帥,可想而知,驕子內的人是七王殿下。

    剛要恭敬的喚道,結果看到了跪在地上的男……不,是女子。

    霍帥見狀,有些為難,不能在管大人的面前處置此女,看來此女也算是有些運氣。

    “霍帥,將此女交由管大人處置。”

    轎子內傳來寒百陌的命令。

    夏輕蕭嘴角輕輕一扯,如她所料!不過,不動聲色的又摸了摸還在疼的屁股,這代價還真大!半個時辰前,她將管大人的行蹤已經打探清楚,守在這里沒想到遇到寒百陌會如此順利,順利的……屁股還被挨了一腳!

    “什么?你不是管大人?”夏輕蕭裝出一副驚訝震驚的樣子。

    霍帥再次搖了搖頭,小地方的女人就是愚笨啊!

    華麗麗的轎子加上一直用憐憫和嫌棄目光看她的霍帥,從她的身邊迅速離去。

    當轎子從身邊經過時,夏輕蕭明確的感受到了從轎子內傳出來的幽幽寒氣。

    管大人望著夏輕蕭,迷惑不解,此女到底是怎么回事?與七王殿下到底有什么關系?

    ——

    半個時辰后,管大人將夏輕蕭的來歷和一些事情,了解的很明白了。

    在官場上混的人沒有幾個不是人精的,加上因為不清楚夏輕蕭和七王殿下的關系,衡量了一下利弊后,管大人基本沒有再浪費什么時間,就直接放了夏輕蕭的父母。

    走了些捷徑后的辦事效率,果然夠速度。

    夏輕蕭站在牢房大門外,等著父母二人出來,此刻的心情有些復雜。在現代的時候,她不是沒有父母,只不過在她很小的時候離婚,她跟著父親一直到五歲,期間五年內她并未感受到多少父愛,五歲的時候父親出車禍去世,原本是要再跟著母親生活的,結果母親突然患乳腺癌而死,最后她被福利院收養。

    至于后來為什么會被挑選成為一名特工,現在想來還有些淡淡的憂傷,實在是她當時特別不懂事,喜歡吃糖,又因為沒見過什么世面,看到一根棒棒糖,想都沒想就點頭了。唉,憂傷。

    不過一會兒,終于有兩人出來了。

    根據這具身體的記憶,父母二人樣貌很年輕,三十多歲,不過在牢房里幾日,應該會有些憔悴。

    遠遠的,兩人發現了站在不遠處的夏輕蕭。

    雖然夏輕蕭此時穿著男裝,而且特意丑化了容貌,可做為她的父母,日日相處,從身形上就能認出來,最重要的是他們被放出來時,獄卒透露了消息。

    “蕭兒啊!你有沒有事?”趙氏見到夏輕蕭后,直接就奔跑過來,上下的開始打量著夏輕蕭。

    夏衛興緊隨其后。

    基本沒有感受過親情的夏輕蕭,此刻心底漸漸的暖了起來,“娘放心,我沒事。娘和爹可好?”

    “好,我和你爹都好。”趙氏默默的留著淚,她實在是難以形象從未出過家門的夏輕蕭,這幾日是如何度過的?又是如何將他們救出來的?

    夏衛興看了眼四周,雖然沒什么人經過,可顯然這里不是什么說話的地方,就上了夏輕蕭雇來的馬車上。

    馬車內,一家三口重聚,再多的擔憂不安,這一刻都化成了濃濃的溫暖。

    “我們還是先別回去了,夏頤還未走,我們回去了,他肯定不會放過你。”趙氏猶豫再三后,對夏輕蕭說道。

    夏衛興也點頭,“是,先不要回去,待夏頤離開后我們再回去。你逃了一次,如果回去就是自投羅網。我和你娘已經打算好了,去外面躲一陣子。絕對不能讓你為了我們跳入火坑。”

    他們二人身上的衣服已經骯臟不堪,面色發黃,顯然已經好幾天沒有好好休息了。可現在見到她后,首先想的是她!喬初夏眸光微微閃動,嘴角一扯,笑的陽光燦爛,“爹、娘,我們回家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?”二老異口同聲。

    “你們需要回家沐浴更衣,然后好好休息。其他的事情別擔心,都交給我。”夏輕蕭笑道。

    二老面面相覷,他們怎么感覺閨女好像變得有些地方不一樣了?

    手★機★免★費★閱★讀★請★訪★問 ↑半畝方塘書院↓『m.tusuu.com』
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
足球福彩