章節目錄 第056章 撕破臉皮

    免∝費∝小∝說∝閱∝讀∝請∝訪∝問 ↑半畝方塘書院↓『www.kpketa.live

    燕王和永生?

    夏輕蕭楞了一下,什么時候她們之間需要談的是燕王和永生了?他們兩人與她們之間有什么關系?夏楚君不覺得有些好笑了嗎?想要談他們兩個人,怎么不去燕王府直接見本人?

    看來,夏楚君應該是知道了她出入燕王府之事。

    如此說來,夏楚君當真是愛慕燕王?

    或許是她的沉默時間有點兒長,夏楚君沒什么耐心的開口問道:“二姐,讓我進去吧,我的疑問必須得到解答。你不想讓我驚動叔父他們吧?”

    夏輕蕭眸光乍寒,夏楚君一次次的碰她的底線,真當她是菩薩心腸,以德報怨的性格?

    既然如此,那就讓夏楚君完成心愿!

    “好,進來吧。”

    吱呀一聲,門推開。

    一抹纖細的身影走了進來。

    夏輕蕭半靠在床上,沒有動。

    夏楚君走進來后,面色沉凝,目光復雜的望著夏輕蕭,直接坐在了一旁。

    “那天在云家的事情,我不想多做解釋。其實無論是誰在得知日后有人會成為自己的噩夢,都會做出與我一樣的選擇。再多的解釋也彌補不了什么,我們都很清楚。只不過唯一可以慶幸的一點是,你安然無恙的從云家歸來,我并未雙手沾上血腥,其實在看到你離開云家的時候,我松了一口氣。或許在我的內心深處,是不愿意看到我們姐妹二人真的成為仇人。”夏楚君冰著一張脫俗的臉,說是不想解釋,還是解釋了。

    夏輕蕭打了個哈欠,實在是頂著困意,揮了揮手,不打算和夏楚君浪費時間繞著彎子的說話,“直接說正事吧,正如你所說的,這件事沒有什么討論的必要。”

    當時存了必殺之心,現在來說當時松了口氣,是打算騙誰呢?是比誰的智商更低呢?

    夏楚君眉頭輕蹙,冷眸盯著夏輕蕭,咬了下唇瓣,才面帶寒意的說道:“好。我兩個時辰前在門前看到了你乘坐了燕王府的驕子,與永生閑聊,看樣子你們早已相識,你去燕王府做什么?是去見燕王嗎?”

    夏輕蕭挑了挑眉,嘴角勾起冷蔑的笑容,冷冷的看著夏楚君,笑問:“我與誰相識,去向何處,與你有關系嗎?沒聽說過好奇心太多總有一天會害死自己嗎?”

    有關系嗎?這個問句,令夏楚君愣住了,緊抿著唇,面無表情的回道:“因為我……愛慕燕王。”

    這是實話!

    看來,夏楚君為了了解更多,還真是不惜拋開藏在心底的秘密啊。

    “這可要不得!三妹你可是要進宮服侍皇上的啊,現在就三心二意的,到時候真的被人發現了,你可就是給皇上帶綠帽子了,咱們夏家本就是從洛城搬來,還未來得及站穩腳跟,就被傳出來丑聞,可真是要成為整個都城的大笑話了!”夏輕蕭語氣夸張。

    夏楚君面紅耳赤,看著夏輕蕭,心底升起憤怒來,“房間內只有你我二人,你不必言語諷刺。我進宮選秀主要目的不是成為皇妃。”

    夏輕蕭眨了眨眼,笑的很明媚,“原來初衷就不是要成為皇妃啊。”看來,夏楚君最想要的是成為寒百陌的枕邊人,只是夏楚君沒有想過,她進宮選秀因為身份原因,大概只能是個低級的妃嬪,即使真能最后如愿成為寒百陌的女人,也大概只是個妾,想要再高一位,除非得到了寒百陌的喜歡。

    只不過,寒百陌顯然不記得夏楚君是誰,在寒百陌的眼里可能只有那位蘇柒小姐。

    “所以,我想知道你為什么會認識燕王或者永生?你是不是也懷有與我一樣的心思?”夏楚君眼睛盯著夏輕蕭,沉聲質問道。

    呦呦呦!這口氣,好像是在捉奸?夏楚君是站在什么角度,什么心態,來質問她的?夏輕蕭輕笑出聲,“我有必要回答你嗎?”暫且不論她和寒百陌那不為之人的關系,就論夏楚君是什么身份,憑什么質問她!如果真要有人來質問,應該是那位蘇柒小姐吧?

    夏楚君面色徹底的冰冷了,此刻她稍微能夠體會到為何夏輕蕭會成為她日后噩夢的原因了,僅僅幾句話就可以讓她氣的險些吐血,更是無言以對。

    “你當然沒有必要回答我。”

    “嗯,那我們還有再談下去的必要嗎?”

    “夏輕蕭。”

    夏輕蕭眸光微動。

    “其實現在你比我要顧及的更多。”夏楚君美眸中寒光乍現,絲毫不加掩藏。臉皮已經撕破,沒必要再維持表面平靜。

    夏輕蕭抬眸,目光銳利。“想威脅我?夏楚君,比我顧及更多的人是你。”

    “你能對我做什么?用毀大姐的方法來毀我?你錯了,我并不是大姐。今天與你說了這些話,只是想要告訴你,我希望你對燕王沒有其他的心思,至于永生,其實你用心思也無法踏進永家的大門半步。”夏楚君冷聲說道,聲音里飽含著不屑,以及一絲絲的居高臨下。

    撕破臉皮,撕破偽裝之后,夏楚君已經不打算繼續偽裝了?真面目還真是令人打心里厭惡。

    “用一個方法來對待差不多的人,我是那種才思枯竭的人嗎?后面的話來警告我,夏楚君,為何不用來警告你自己?自己白日做夢,真當所有人與你一樣不自量力?哦,進入燕王府幾次,雖然知道的不多,但是卻清楚一件事,聽說燕王眼里只有那位蘇柒小姐,只要見到蘇柒小姐的時候才能展現柔情,嘖嘖,若是今天來質問我的人是蘇柒小姐,我大概不會猶豫的就好好解釋一番。只不過,夏楚君,你憑什么?”

    夏輕蕭的一席話,說的毫不留情,也不必留情。

    既然喜歡撕破臉皮,那就讓夏楚君好好瞧瞧,什么叫做撕!

    蘇柒這個名字,其實對于夏楚君而言,等同于噩夢。特別是昨日偶遇蘇柒后,她更是感覺如臨大敵。只是,她不想輕易認輸。燕王絕對不是膚淺之人,如果與她熟悉之后,不會對她無動于衷。

    猛地站起來,此刻,她已無言以對。更明白夏輕蕭是故意而為之,只想讓她心緒不寧。

    手★機★免★費★閱★讀★請★訪★問 ↑半畝方塘書院↓『m.tusuu.com』
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
足球福彩