章節目錄 第083章 攔不住

    免∝費∝小∝說∝閱∝讀∝請∝訪∝問 ↑半畝方塘書院↓『www.kpketa.live

    永生黑眸微動,手中的扇子忘了搖動。

    夏輕蕭實在是太滿意羅詩涵的臨場反應了,簡直是堪稱完美!與她配合的天衣無縫啊。

    就連羅珩也配合了,他點了點頭,神情極為凝重的望著永生,沉聲道:“輕蕭是我未過門的妻子,無論是任何人都不可以將他從我身邊帶走。”

    這種深情度,這種感動人的話,夏輕蕭不得不舉起雙手大拇指點個贊,他們兩兄妹若是重生到現代,絕對可以稱之為一線大明星,連她都差一點相信了。

    “實在是抱歉,我現在已經是他人的未婚妻,沒辦法跟你回都城。”夏輕蕭語氣非常遺憾的對永生說道。

    “未婚妻未婚夫?”永生挑眉,“未婚夫未婚妻都稱呼彼此為夫君娘子嗎?夏輕蕭,你用得著找如此拙劣的借口嗎?”究竟夏輕蕭怕王爺到何種地步了?抓到一個人就說是自己的未婚夫,當真是為了逃離王爺什么都不顧及了。

    夏輕蕭翻了翻眼睛,笑道:“我喜歡啊,我非常喜歡夫君,迫不及待的想要叫他夫君不行嗎?永生,以前看你是個不錯的人,怎么才不見幾日,你就變成了一個說不通道理的小人?無論如何都城我是不會回去的!你也看到了,我已經找尋到自己的幸福,追隨幸福前去紫燕國了,無論是誰都無法改變我的決定。”

    為什么話都說的如此明白了,永生還是不依不饒的?

    討厭!

    太討厭了!

    再一次深深的后悔當時不該在草叢里就直接那個寒百陌,更不應該給他包扎止血,如果沒有那日的多此一舉,她現在又何必和永生浪費唇舌。

    “我嫂子的話你聽明白了?若是聽明白了,就趕緊讓開,我們還急著回紫燕國舉辦婚事呢。”羅詩涵再一次說道。

    羅珩沒有繼續言語,他似乎從永生的眼神中看出了一些端倪,永生知道他的身份?

    果然,永生忽然放聲大笑,一時之間收不住的大笑聲,聽起來很猖狂,夏輕蕭真想狠狠的瞪他一眼,瘋了?

    “你確定沒有經過家里面人的同意就能定下婚事?不管你是誰,我可以告訴你一句話,有些事情不是你想參與就能參與的。”永生忽然看向羅珩,眼神中有著凜冽的銳芒。

    羅珩眸光微動,果然如他所料,永生知道他的身份。

    夏輕蕭眼皮劇烈的一跳,眼前的情況很明顯,永生已經確定了羅珩的身份,所以才敢有恃無恐的出現,并且完全的看穿了她!

    果然是笑面虎,只要是笑著,就說明已經掌握了整個局面!

    若是此刻站在面前的是霍帥,她有一千種辦法來應付霍帥,也能完美的脫身,可現在是永生,一個心思詭詐的人!一個讓她此刻竟然毫無辦法的人!

    身后有夏衛興和趙氏,她不能說走就走。身邊有羅珩兄妹,她不能太自私將兩個人拖進來。

    結果顯然,永生有備無患,斷了她的路。

    現在她還不明白情況的話那真就是傻到家了,明擺著從都城離開到現在,那個人始終掌控著她的行蹤。她自以為是的自由其實一點兒都不自由!

    寒百陌,你到底是抽了什么風?!

    忽然,肩膀上落下一個堅實的臂膀,羅珩緊緊地擁住了她。

    她抬頭看向羅珩。

    羅珩低頭看她,明朗的笑了,“我想娶誰,無需通過家中長輩。輕蕭是我在第一次見面時就已經心動的女子,兩情相悅最重要,我不會松開她的手。”

    嚴肅的表情,真摯的情感,這一刻表露無遺。

    夏輕蕭愣了一下,他是不是有些入戲了?

    永生怔住,笑容斂起,沉默不言。

    坐下來的夏衛興夫婦時刻關注著門前的情景。聽到蕭兒和羅珩他們之間的對話,他們兩個目露驚訝之色,為什么蕭兒會如此怕永生?而永生為什么言語之間要讓蕭兒回都城?逼得蕭兒只能偽裝和羅珩的關系?

    他們二人即使再單純,此刻也察覺一些端倪來,莫非……想讓蕭兒回都城的人是燕王?!燕王究竟和蕭兒之間是怎么回事?應該不是簡簡單單的像蕭兒以前說的那樣。她們能夠看得出來,蕭兒現在有些緊張。就算是遇到搶匪,也從未見過蕭兒如此緊張。

    那么,眼下羅珩說的話只是為了配合蕭兒嗎?還是發自肺腑之言?

    羅詩涵心中竊笑,看來她哥是真用心了啊!只要用心就好,嫂子離進門就不遠了!

    “夏輕蕭,你應該要好好想一下。”永生看著夏輕蕭,眼神幽深。

    夏輕蕭靜默。

    羅詩涵走到夏輕蕭前面,將夏輕蕭擋在了身后,冷眼瞪著永生,“你這人怎么胡攪蠻纏的啊?大華國難道處處都毫無規矩的嗎?我不管你是誰,我已經認定輕蕭是我的嫂子了,誰都不能阻擾她成為我的嫂子!”

    “你知道我的身份,所以很清楚我的話并非是虛言。”羅珩又道,眉宇間透著威嚴,以及皇室的尊貴。

    永生笑容一沉,無論是眼里還是唇角間的笑容都瞬間消失。

    夏輕蕭低眸不語,衣袖下的雙手緩緩緊握成拳。

    她若掙脫開肩膀上的手臂,必然失去了她心心念念的自由,她似乎在不知不覺間將自己置身在了某一個她無法控制的局面上,到底是對是錯?

    “我們走。”羅珩摟著她的肩膀從永生的身側走過去。

    與此同時,那些之前感覺不到的,看到的的暗衛護衛全部出現。

    羅詩涵回頭攙扶起夏衛興夫婦,“伯父伯母,我們走。”

    永生神色冷冽,左手中的扇子僵在半空一直未動,側眸掃向了包圍羅珩四周的數名暗衛,再看向夏輕蕭的背影,她在短短時間內為自己尋到了避風港?她一心追求自由,卻是逃離大華國就是所謂的自由了?紫燕國的皇宮與大華國的皇宮有什么不同?一樣的陰謀不斷,一樣的……沒有自由。

    她很清楚,他確信。

    眼睜睜的看著夏輕蕭等人上了馬車,眼睜睜的看著那馬車濺起漫天的塵土。

    永生鮮少笑不出來,此刻,卻真的笑不出來了。他算錯了一些事情,算錯了羅珩,也算錯了夏輕蕭。難道夏輕蕭真的在短短時間內愛上了羅珩?

    “公子,現在用不用繼續跟蹤?”

    聞言,永生眼眸閃爍著復雜之色,有些猶豫,卻在猶豫之后點頭,“跟,繼續。”

    有幾名暗衛得到永生的命令后繼續隱藏在暗中,無聲的追隨著那已經走遠的一行人。

    “給我準備筆墨。”永生沉聲命令道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漸漸遠走的馬車上。

    夏輕蕭閉目養神,默默無語。

    夏衛興夫婦深知此刻不是詢問她的時機,默默關心的望著她。

    “爹、娘。”夏輕蕭緩緩睜開了眼睛,看向了關心她的父母。

    “蕭兒,你說。”趙氏連忙道。

    見狀,夏輕蕭忍不住的笑出了聲,“你們怎么如此嚴肅?”是發生了什么大事了嗎?

    “蕭兒,你與燕王到底是怎么回事?”夏衛興盯著夏輕蕭。能夠讓人從都城追到這里來,絕對有什么他們猜不到的原因,他們雖然從來沒有見過燕王,可是在都城的那段時間,聽說過不少關于燕王的事情,雖然傳言很少,但是知道燕王是個性子極冷的人,一個性子極冷的人怎么可能會一直對蕭兒緊追不放?

    夏輕蕭聳了聳肩,特別無奈的說道:“我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。爹,娘,是不是你們將我養的太可愛了?所以才會人見人愛?否則燕王怎么會派人將我帶回都城?嗯,一定是的。早知道我就不救他了,否則也不會有現在的煩惱。”寒百陌是怎么想的,她到現在也想不明白,所以特別的莫名其妙。

    “你也不清楚?”趙氏驚愕。

    “是啊,我到現在也想明白,我只是沒有什么選擇性的救了他,然后他就非要讓我做他的小妾。直到現在我都想不明白,他莫非是覺得我救過他,知道他曾受傷過的秘密?不想讓我泄漏他的秘密,才想讓我做他的小妾?”夏輕蕭支撐著下巴,特別無辜的望著他們兩人,似乎是在詢問他們,又似乎在自問。

    趙氏和夏衛興二人面面相覷,皆是有些疑惑,可看著蕭兒也疑惑,他們兩人就收起了疑惑,問了他們現在想要知道的問題,夏衛興問:“永生會不會追過來?”

    夏輕蕭黑眸微動,她笑著搖頭:“應該不會了,如果他要追過來,剛才就不會讓我離開。都怨你們,為什么要將我養的如此可愛呢?看看,現在麻煩來了吧!”永生最后一言不發,又沒有追上來,最大的愿意是羅珩。永生知道羅珩的身份,而羅珩也必定猜到了羅珩的身份。能讓永生在緊要關頭不敢強硬留下她,羅珩的身份或許真如她之前所菜的那般。

    紫燕國的皇室現任皇帝就是姓羅。

    夏衛興夫婦二人忍不住的搖頭笑了,“你這孩子。”

    “不如我們不去紫燕國了?”夏輕蕭忽然道。

    “不去紫燕國?怎么突然改變決定了?我和你爹剛才看到羅珩似乎對你有意,否則不會在剛才緊要的關頭幫你。”趙氏驚道。早就已經定好去紫燕國,而且現在還與羅珩兄妹兩人一起趕路,怎么蕭兒會突然有了想要不去紫燕國的想法?

    夏衛興一直看著夏輕蕭,并未說什么。

    “突然覺得大華國也不錯,畢竟是我們都熟悉的地方,而紫燕國人生地不熟,去了以后我們需要熟悉各種未曾知道的民俗。至于羅珩,他只是見我有難幫一下而已。”夏輕蕭咧嘴笑道。

    “不去紫燕國也好,紫燕國的確是個陌生的地方。蕭兒,無論你有什么決定,爹娘都會支持你。我們一家無論去哪里都可以,若是你不喜歡去紫燕國,我們就留在大華國。”夏衛興忽然開口,慈祥的雙目望著夏輕蕭。

    夏輕蕭忽然心中一暖,感覺眼睛有些酸,她用力的眨了眨眼睛,依舊沒心沒肺的笑道:“我就是說說而已。爹說得對,只要我們一家三人在一起,所以去哪里都無所謂。”

    只是……

    這篇皇權之上的世界,她的自由或許……會成為一場空夢。

    呵!

    夏輕蕭你什么時候開始多愁善感了?所愁善感不適合你,知道嗎?

    聽詩涵說紫燕國的天更蘭,地更廣闊,草原遼闊,可以任意騎馬馳聘高歌。

    那樣肆意瀟灑的生活,才是她夏輕蕭應該去嘗試的!

    前方的馬車上。

    羅詩涵直到現在依舊分開難平,那人究竟是誰?憑什么要輕蕭跟他走?難道他沒看出來輕蕭不想跟他走?

    “太可恨了!現在一想到剛才那個人的嘴臉,就覺得欠揍!若不是忍住了,我真的會上去打他一頓的!態度太囂張了!”羅詩涵握著拳頭朝前打了一下,似乎這一拳已經打到了永生的臉上。

    “咦?哥,你怎么了?怎么從上馬車到現在都一言不發的?而且還是一副心是沉重的樣子?”羅詩涵一扭頭就看到了羅珩一副深沉的樣子。她很少見到他神色凝重的樣子,應該是因為什么棘手的事情。

    難道是因為輕蕭?

    “剛才那人是大華國幾大家族之首的永家少主永生,能夠讓他離開都城前來尋找輕蕭的人,我若是沒猜錯的話是燕王寒百陌。”羅珩低眸聲音低沉道。

    羅詩涵驚住,驚愕的望著羅珩,“永家少主永生?燕王寒百陌?輕蕭怎么會認識他們兩人?哥,你的意思是燕王讓永生來找輕蕭的?為什么?燕王為何要讓輕蕭回都城?”

    難道說,是輕蕭得罪燕王了?

    “不是你所想的那么簡單,我猜測輕蕭離開都城很大一部分原因,是因為燕王。”羅珩言道。

    “跟我想的不是一樣的嗎?輕蕭離開都城不就是因為得罪燕王了嗎?所以才想著離開大華國去我們紫燕國嗎?”羅詩涵疑惑,她說的不對嗎?

    羅珩搖頭,“不是。”

    “呃?”

    “你忽略了一件事,剛才輕蕭說她無意間救過燕王,所以她不可能得罪燕王。”

    “哥,能不能直說啊?你知道我沒有你心思慎密的。”

    羅珩點頭,“燕王或許是想要將輕蕭留在身邊。”只有在意了,才會在夏輕蕭已經離開都城了,寒百陌一直掌握著她的行蹤。

    “你是說……輕蕭是燕王中意之人?”羅詩涵震驚,她緊接著又道:“哥,你的敵人可不是那么容易對付的啊!想不到有人比我先一步盯上輕蕭了,我要是早一步認識輕蕭,她現在就是我嫂子了!”

    “你有此意,但輕蕭并無此意。”羅珩苦笑搖頭。

    羅詩涵又一次不懂她哥到底想要說什么,“哥,你直說吧,我真的聽不懂。”

    羅珩看向馬車外的蔥綠樹林,意味深長的說道:“輕蕭離開都城遠離燕王,就說明她不想靠近皇家。她大概能猜出你和我的身份,所以,或許到了紫燕國,她就會與我們分道揚鑣。”

    “我還是不懂。”羅詩涵緊皺著眉,撅起嘴,皇家有什么不好的嗎?她覺得挺好的啊,只不過就是婚事不能做主而已,其他時候還是很自由的啊。

    羅珩沒有回答。詩涵暫時不懂,因為她從未接觸過皇朝的黑暗,也從未知曉過人們為了爭奪權利而會做出多少喪心病狂的事情。而夏輕蕭卻因知曉而遠離。

    其實,她害怕那種無能為力的局面吧?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幾日后,都城。

    一連幾只信鴿到了。

    霍帥一個個拆開遞給寒百陌,一邊拆一邊嘟囔:“怎么會這么多信件?他到底是有多少話想要說啊?”

    “遠遠瞧見了夏輕蕭與羅珩二人說說笑笑,關系似乎更近一步。若是夏輕蕭執意不歸,我是否該用些強硬手段將她一路綁著回來?”

    “馬上我就要出現在夏輕蕭面前了,大概她見到我時會很震驚,就像見到鬼一樣。”

    “羅珩執意帶走夏輕蕭,并聲稱二人已是未婚夫妻,我只能放走夏輕蕭。王爺,接下來該如何?”

    寒百陌面色陡然間幽冷,眼底深處無數陰森的烏云翻騰。

    手★機★免★費★閱★讀★請★訪★問 ↑半畝方塘書院↓『m.tusuu.com』
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
足球福彩