章節目錄 第一百九十四章 要加鐘嗎?

    免∝費∝小∝說∝閱∝讀∝請∝訪∝問 ↑半畝方塘書院↓『www.kpketa.live

    “當然不是。”徐楠一口否決。

    這小姑娘年紀輕輕腦子里想的都是什么呢!

    我想泡你還要故意示好?回頭把該開的專長都開了,還怕沒人投懷送抱?

    謝雨桐吐了吐舌頭,瘋狂用小手拍打著胸口:

    “那就好那就好。”

    “其實今天能和徐楠學長一起吃飯,已經滿足了我人生中的一大夢想了!”

    “但是如果你有那方面的想法的話……我會很困惑的!”

    徐楠有點納悶了:

    “你有男朋友了?”

    謝雨桐用力地搖頭:“沒有沒有。”

    “只是我以前和閨蜜們發過誓的,絕對不能一個人獨享學長,如果有誰泡到你了,必須要貢獻出來,大家一起分享……”

    說到這里,似乎是因為年少時的幼稚,謝雨桐顯得又有些不好意思了。

    徐楠默然無語。

    這些小女孩的腦子里都在想什么啊。

    他記得,高中時候她們那個迷妹團里的人起碼有七八個吧!分享自己,虧他們想得出來。

    一想到那種可能發生的畫面,徐楠便覺得有些不寒而栗。

    女人果然是恐怖的生物!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謝雨桐的性格很直爽,屬于有話直說的那種,相處起來倒也還算愉快。

    很快的,兩人就熟絡了不少。

    因為接下了這三個任務,徐楠免不了向小謝詢問任務的細節和前因后果,而謝雨桐也終于默認了徐楠會和她一起做這個任務,對徐楠更加感激了。

    “這三個任務的觸發原因,都是一份報紙。”

    “雖說報紙上分別有類似的報道,但說不定任務之間也有聯絡。”

    “不過這些都無關緊要了,反倒是【海倫娜的下落】這個任務的限時居然只有兩周,比起來,她的難度不該是更大才對嗎?為什么給的時間反而短?”

    仔細閱讀著任務說明,徐楠陷入了沉思。

    謝雨桐看到徐楠正在努力思索,心里暗暗鼓氣:絕對不能給學長添更多麻煩了。

    你要爭氣啊,謝雨桐!

    她也開始就著那張報紙,試圖找到更多的線索。

    然后,她很快地就進入了發呆狀態。

    這一發呆就是直到下船時刻。

    徐楠反倒是梳理清楚的一部分的來龍去脈。

    三個任務中,難度最低的、風險也是最低的,自然是【流浪貓之謎】。他們初步抵達斯蒂芬桑,如果真的要動手的話,也要先解決這個任務。至于【海倫娜的下落】以及【后腦勺偷襲者】,只要保證其中一個任務完成,就能保證三分之二以上的任務完成率。

    至少讓謝雨桐不會再因為這次任務的失利而進入更糟糕的惡性循環。

    作為過來人,徐楠知道,現在的謝雨桐正處于任務的高發期,等過了這段時間,血脈也會沉寂下來,想要做任務都要看機遇的。

    只是如果她不能抓住這段時間快速刷等級的話,以后恐怕很難變得很強了。

    “看起來,也不是每一個地球人都適合羅恩術士這個職業。”

    徐楠心里還是暗爽的。

    他招呼謝雨桐,起身離開餐廳,這時候女王號已經在斯蒂芬桑的南部港口停靠完畢,乘客們正在有序下船。

    “我們走吧。”他說。

    謝雨桐乖巧地點點頭,跟著徐楠身邊。

    徐楠下意識地和她保持了一段距離。

    沒辦法,她個子太高了。

    謝雨桐倒是沒注意,她有些興奮地排著隊,偶爾看向斯蒂芬桑空港碼頭雄偉壯闊的建筑,以及周圍的其他浮空艇,露出了神往的神色。

    只是伴隨著隊伍的逐漸縮短,她的臉色忽然變得有些驚慌起來。

    下船居然要檢票!

    她不知道這個!

    那個幫她偷渡的人壓根沒提這件事情。

    要知道,盡管偷渡花的錢只是正式船票的二十分之一,也幾乎花掉了她為數不多的積蓄……該怎么辦?

    她咬著嘴唇,看了一眼平靜的徐楠。

    “不能拖累學長了。”

    她調頭就想走,卻被徐楠一把抓住手腕。

    “沒事兒,往前走就行。”徐楠的聲音很溫和,給了她一種寧靜的力量。

    “學長?”她有點驚慌失措,也有點疑惑。

    “他們不會認真看的。”

    徐楠的聲音很篤定。謝雨桐想了想,硬著頭皮跟在徐楠身邊。

    只是倆人的狀態還挺奇怪的,徐楠雖然抓著她的手腕,可還是和她保持了一米左右的距離。

    謝雨桐這會兒似乎也意識到了自己的“身高壓制”,開始下意識地彎腰駝背,形象就變得有點滑稽起來,畢竟她胸前還是很有料的。

    很快的,到了檢票口,那名眼神犀利的女士看了看徐楠揮舞而過的票根,又看向了謝雨桐;謝雨桐硬著頭皮,假裝沒事人似的走過去。

    那名女士深深地看了她一眼,沒說什么。

    兩人就這么穿越了檢票口,順著乘客走廊,抵達了碼頭區外面的廣場。

    “運氣真好!”

    謝雨桐回頭看了一眼,剛好就在此時,一個和她一起上船的小瘦子被那名女士揪了出來,很快的,被兩個壯漢架了上去。

    隊伍稍微有些哄亂了。

    她不敢多看,轉而看向了碼頭區方向:

    這會兒是晴天,正值中午,白色塔尖上的云霧一點點散去,神秘的奧術符文閃爍著令人心醉的七彩光澤;偶爾會有烏鴉和白鴿飛過頭頂,嘰嘰喳喳的聲音從四面八法傳來;他們走過廣場中央的時候,忽然有悠揚的鋼琴聲從不遠處的白色房子里傳來,還有人在吹管弦樂器。

    一個可愛的小丑突然走了過來,拍了拍謝雨桐的肩膀,她被下了一大跳。

    小丑做著鬼臉,塞給她和徐楠一人一只跳蛙糖,然后笑著做了一個很紳士的禮節:

    “歡迎來到斯蒂芬桑!”

    “極光節快樂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“好美啊。”謝雨桐小聲感嘆。

    兩人在廣場盡頭的大門外駐足。相比于徐楠上次過來,斯蒂芬桑的碼頭區顯然得到了改善,這里顯得如此寧靜美好,到處都點綴著節日的歡喜。對于女孩子來說,簡直是夢境天堂。

    難怪她這么迷醉了。

    徐楠松開她的手腕,然后取出了事先準備好的一只銅制盒子,遞給謝雨桐:

    “有件事情需要麻煩你去安排一下。”

    “既然我們要一起完成那三個任務,那么在接下來的日子里,還是住一起比較好,也方便照應。我知道在碼頭區和商業區接壤的地方,有一個旅店不錯,名字叫做【萵苣旅店】,你能幫我過去定個房間嗎?給你自己也定一個,地方應該不難找。”

    謝雨桐接過盒子,打開一看,里面放著四根金條。

    “用不了……”她的話還沒說完,就被徐楠從容打斷:

    “我還有點事情要去處理,你可以在旅店附近逛逛,但別走太遠,斯蒂芬桑雖然是法師圣地,但也是一個很危險的地方!”

    “你要知道,并不是每一個法師都歡迎我們的。”

    “房間的事情,拜托你了。”

    說罷,他沖謝雨桐笑了笑,轉身從側門走了。

    謝雨桐看著手里的金條,抿了抿嘴唇,趕緊收好,然后按照地標的指引,匆匆走進了正門。

    很多東西是不用說出口的,記在心里就好了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對于徐楠來說,幫助謝雨桐只是舉手之勞,那幾根金條確實價值不少錢,但也不過是他手下的打工仔每天產量的九牛一毛而已。

    “話說回來,聽流火說最近因為金礦的品質不太好,有一頭艾肯諾錫龍似乎有便秘的嫌疑,不知道斯蒂芬桑有沒有治療巨龍便秘的藥劑。”

    “不然時間久了影響產量不說,萬一長了痔瘡就麻煩大了。”

    徐楠快速地穿行在碼頭區的街頭,很快的來到了奧術東區。

    這里的節日氣息就沒那么濃郁了,可能是經營此地的人大多都是專心致志的法師,沒有那么在乎節日吧。

    斯蒂芬桑并非所有人都是巫師,其主城常年居住的人口大概有十萬左右,但只有三分之一不到的擁有不俗魔力,更多的人,都是巫師們生活日常的工具人。

    或者直系血親。

    碼頭區明顯就是普通人要多一些,而到了奧術東區,徐楠一路走過來,幾乎沒看到二階以下的法師!

    不愧是法師圣地。

    他這么想著的時候,又穿過了三道大門,來到了一個稍顯偏僻的區域。

    此地植被密集,大多數房屋都是類似精靈的樹屋。

    樹屋中央是一朵奇丑無比的霸王花,霸王花的體型很大很大,幾乎霸占了樹林中央四分之一大小的面積。

    林蔭小道上,偶爾有穿著土黃色或者墨綠色法袍的法師們走過,他們三五成群,低聲討論;偶爾有蟬鳴聲,這對于四季如春的斯蒂芬桑來說是很罕見的聲音。徐楠走在這里,仿佛置身于夏日午后。

    如果有曾經熟悉的上課鈴,搞不好他也會恍惚一陣子。

    這是生命學派的地盤。

    徐楠并沒有對謝雨桐撒謊,他確實有事情。

    之前他來斯蒂芬桑之前,就委托了姜學姐替自己預約生命學派的首席,主要是要進行一次生命領域和神明學的知識咨詢。

    要知道,斯蒂芬桑八大血脈的首領,即斯蒂芬桑八葉——他們通常在各自的領域擁有超凡的研究成果,自然也擁有非同凡俗的認知和理解。

    徐楠和塑能學派的老大光頭羅杰關系不錯,但和生命學派的人就沒多少關系了。

    生命學派的首席名叫維娜,很多年前就是傳奇實力了,這些年一直深居簡出,據說是在進行某項秘密研究。而生命學派的巫師們也很低調,如果不是徐楠可以詢問姜苑遲,他還不知道維娜這個級別的巫師,居然還有對外開放的知識咨詢的業務。

    徐楠自己來的話,預約時間起碼也要兩個星期以后。

    但姜苑遲畢竟是六使徒之一,維娜賣了安蘇麗一個面子,順帶著便宜了徐楠,今天下午就可以拜訪。

    “希望這位法師能給我一點靠譜的指點吧。”

    徐楠站在霸王花附近,左顧右盼,忍不住撫摸了一下霸王花的花瓣。

    他是為了艾琳的事情來的。

    當初徐楠聽信了約翰的話,將疑似神性胚胎的藍色鱗片放在了起居室的水缸里,結果這么久過去,所謂的神性胚胎沒有半點反應。

    徐楠懷疑是約翰水平不夠,幾次試探之后,也沒有什么好的結果。

    在這方面,失樂園的知識確實給不了什么太大的幫助。

    而斯蒂芬桑,是他能想到的最好的求助渠道了。

    他站在那里,思考著措辭。

    “是客人來了嗎?”

    一個嫵媚的聲音從霸王花里傳來:“請客人站在花瓣上。”

    徐楠照做了。

    一股清香撲鼻而來,霸王花的花瓣一陣痙攣顫抖,忽然收縮了起來,將徐楠整個兒地包裹進去,下一秒,他就消失不見了。

    等他再次張開眼睛,眼前赫然是一抹又大又膩的雪白。

    “客人要咨詢什么?”

    那嫵媚的聲音繼續問道。

    徐楠的目光緩緩地從雪白往上移動。

    這是一個氣質熟透了的大姐姐,她身上穿著非常稀薄的布料,夸張的曲線足以讓大多數男人血脈噴張,而房間里的陣陣幽香更是令人心曳神搖。

    她便是生命學派的首席,維娜。

    “難怪咨詢費要這么貴。”

    徐楠忍不住嘀咕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你在說什么?”維娜好奇地看了他一眼,她手里正抓著一團不斷變化形態的草綠色凝膠狀物體不斷揉捏,那草綠色物體時不時發出嬰兒般的叫聲,看著還挺凄慘的。

    徐楠趕緊搖了搖頭,他正想開門見山地詢問自己的問題,誰知道維娜的目光忽然轉了過來,她的眼神聚焦在徐楠的下半身,掃了一會兒,露出了輕蔑之色。

    “有問題就快問吧。”

    維娜顯得有些不耐煩:

    “你的咨詢時間只有十分鐘,因為是羅恩術士,所以扣一半。”

    “我的屋子里上千種助情香料,你聞了,見了我居然沒有反應,說明你根本就不熱愛生命!所以再扣一半。”

    “剛剛在門口你又磨蹭掉了一分鐘。”

    “所以你現在還剩下半分鐘。”

    徐楠聽的目瞪口呆。

    難道我的豁免能力強,專長優秀也是一種罪咯?

    “所以,要加鐘嗎?”

    她干脆利落的問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手★機★免★費★閱★讀★請★訪★問 ↑半畝方塘書院↓『m.tusuu.com』
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
足球福彩